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互联网史话—林军

linjun1024.blog.techweb.com.cn

李彦宏最大的敌人其实是他自己

 

我一直很好奇2001年初夏的百度公司的两个创始人李彦宏和徐勇之间在董事会上的那次著名争论中到底争论了一些什么?就是在这次日后被百度官方渲染成遵义会议式的会议之后,李彦宏做出扔手机,不通过自己提议就辞职等反常举动,说服董事会让自己尝试以竞价排名作为百度的重要商业模式,取代之前的给门户类网站提供搜索引擎技术解决方案的套路。

由于搜索引擎在整个互联网产业中的上游地位,由于百度这家公司在中文搜索引擎市场中的超级权重,因此,这次争论不仅改变了百度公司的走向,也改变了整个中文搜索引擎市场乃至整个中文互联网产业的格局和走向。

仅仅从当下发生的一些关于百度的诸多负面曝光事件来论,竞价排名是存在诸多问题的,但很显然,问题不那么简单。对搜索引擎来说,竞价排名并非不能做,这类似电视台在热门电视剧的间隙插播广告,虽然有些让人烦躁,但也并不无可厚非。率先在全球范围内的实施竞价排名模式的oversea,也在2003年卖给了雅虎。比竞价排名模式更直接的3721虽然现在数易其主后已经不复存在,但在当年,也是相当的成功,对中小企业普及上网也是功大于过的。

问题的核心是,百度到底是一家网络营销公司,还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如果是前者,竞价排名的商业模式在不违反社会道义和商业逻辑的前提下,怎么去做都无可厚非,但如果是后者呢?好象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

搜索引擎的原理,简单的说可以分成三步:用蜘蛛(也就是互联网上自动搜寻资料的小机器人)从互联网上抓取网页→建立索引数据库→在索引数据库中搜索排序。

那为什么又可以出现竞价排名这样的商业模式呢,那就是在第三个环节上可以在索引数据库中搜索排序中可以附加上去一些商业行为而导致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工干预虽然是捷径,但并非王道。

因此,搜索引擎要形成竞争力,无他,一是抓取的页面足够多,二是怎么优化自己的数据库,在同样的服务器和带宽的前提下更加有效率。其核心在于能否建立起一套既高效,又具备公正性的算法,并不断改进。

拥有超链接搜索技术专利,在全球领先的搜索引擎技术公司Infoseek工作过的李彦宏不会不知道竞价排名只是百度的一个权宜之计:在2001年的低谷期,看到帐面上现金即将消耗殆尽,外部环境不可能再有大的融资,李彦宏选择走上竞价排名这条路也可以理解。只是,百度像一个外出学艺然后报销家乡的孩子,却越走越远,甚至忘记了回家的路。

百度竞价排名一出,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37213721当年的统帅是业界著名的好战分子周鸿祎,另一个技术天才和市场奇才,3721与百度相互干仗,换来的是类似蚂蚁雄兵式的网络营销代理公司的加入,进而带动整个中小企业对关键字的需求,竞价排名开始开花结果。

3721卖给雅虎中国后,百度在渠道端缓了一口气。但马上面临的是Google的入侵,Google本来想买百度,但之前已经拒绝过雅虎1.5亿美金收购的李彦宏此时已经知道自己的价值,虽然答应了Google的入股,但用各种办法只是让Google成为一个名义上的股东而已。这边则启动一个与Google对抗的计划,李彦宏亲任这个计划的项目负责人,这个计划叫闪电计划。

闪电计划的核心是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中文网页抓取的数量和质量,建立起还没进中国更没有进行本土化的Google的壁垒。闪电计划最终达到预期,但对应的也留下很多后患,诸如采取站长联盟的方式导致垃圾站巨多,SEO(搜索引擎优化)也因为百度的大跃进而变成一门生意。

百度2005年的成功上市,本来给了李彦宏一次拨乱反正的机会。百度上市到现在看来还是个大事件,其正面意义不用多言,一是实现了很多百度员工的个人财富跃迁,二是募集了一比可观的基金利于发展。但由于百度承载太多的中国概念,股价被严重高估,所以对应的业绩压力超大,非但没有形成缓冲,反而变本加厉,让百度不得不往网络营销公司的路数上滑落,而不是回归到一个有自己核心技术优势的中文搜索引擎技术公司的原点上。

这边,Google请来了李开复,积极进行本土化,但百度借助中国特有网络新闻管制继续获取先机,并依靠渠道上的优势硬着压着Google一头。

本土的很多公司,诸如新浪、搜狐、网易、腾讯都推出了自己的搜索引擎,没有搜索引擎技术积累的阿里巴巴也通过与雅虎中国的合并进入这个市场,但这些公司的主业都不在这里,因此,比起专注这个市场上百度要差很多。

没有忍受中国广袤的中小企业网络营销的大市场的诱惑,没有很好的平衡华尔街金融资本的期许,靠着本土多年在公关和渠道上领先优势而有峙无恐、肆无忌惮,这是百度7年来一直乐于戴着搜索引擎帽子卖着网络营销的狗肉的原因所在。

更致命的还在于,搜索引擎是整个互联网产业的最上游,百度的绝对领先地位甚至让他失去约束,而百度的文化信条里也缺乏Google的不作恶的基因,相反,其的诸多潜规则让其留下百毒的坏名声。而在我的新书《中国互联网史》中的关于华山论剑的篇幅中,我把李彦宏比做西毒,李彦宏留学西方,至少这个西字是当得起的。

比起Google诸多在搜索引擎和整个IT产业的创新,百度基本上留给我们都是一些无法提及也无法被人记忆的营销计划,这本身就是百度缺乏后劲的一个征兆,随着华为李一男的进入,我们才发现,百度很长时间CTO都是悬空的,即便新进的李一男,其专业领域也不是搜索引擎,让人费解。

对于在产业内多少没有太多制约力量,多少有些轻狂得开始目中无人的百度,这次事情其实可以演化成一次很好纠错。这能让李彦宏能心存畏惧,能好好反思百度的成长路径,百度也能借此回到一个搜索引擎公司的本元上去,而不是做一家百度网络营销公司。

来自百度内部和外部的消息是,百度来年会对竞价排名做出重大调整,但不管怎么调整,都希望百度能回归到自己是个中文搜索引擎公司的原点去,一家为中国人更好用中文,用互联网更好探索未知世界的百度公司,是值得期许的。这样的百度,应该是李彦宏放弃美国工作,回到国内艰苦创业的百度,这样的百度,应该是能承载李彦宏内心澎湃激情的百度,这样的百度,应该是李彦宏放飞理想、张扬自我的百度,这样的百度,我喜欢,我尊敬,我向往。

《约翰克里斯朵夫》卷十里写到:

咱们到了!唉,你多重啊!孩子,你究竟是谁呢?
孩子回答说: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

未来的日子很美好,只要百度向前看。

如果有一面可以看出敌人的魔镜的话,李彦宏可以借来用一用,镜子会告诉李彦宏答案其实就是他自己。

 

本文系应《亚洲周刊》邱晨编辑邀请所写的评论文章,转载请注明《亚洲周刊》、www.laobingqun.net和作者名。

Tags:

浏览数: 次 星期一, 12月 1st, 2008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