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互联网史话—林军

linjun1024.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08月, 2008

马化腾远离江湖在于其内心对江湖的恐惧?

马化腾会不会生气,这是个伪命题,人嘛,怎么着也有七情六欲来着。但在很多前腾讯和还在腾讯内部的员工看来,他们的(前)老板是一个几乎从来不生气的人。说是几乎,还是有例外,其中的一次是拍拍与淘宝干仗,两边相互挖人,可能淘宝挖的更狠一些,让腾讯拍拍有些被动;马化腾与时任淘宝的总经理孙彤宇通了一个电话,希望就相互挖人达成一致谅解,据当时目击人叙述,许是孙彤宇不愿意就挖腾讯的人行为做出收手的承诺,甚至发出挑衅的言论,马化腾一下子怒了,电话里就和孙彤宇抢了几句,大致意思是你要继续挖的话,我也反过来挖你们淘宝的人。等扔下电话,马化腾多少还有一些气不消,嘴巴里骂着孙是个什么东西的话,这个段子被多人给我转述,想来是温和、很少生气的马化腾的这段反常表现给他的同事们太深的印象了。


腾讯北京地区的某封疆大吏曾经写过一个博客文章,在这个博客文章里,提到了创业时期腾讯几个创始人之间也相互争吵,马化腾也不乏尖酸刻薄的言论。不过,就此,我曾经求证包括曾李青在内的数名创业元老,得到的结论是:马还是很会克制自己的,几个人相互之间吵是吵,但多数时候马化腾都是在起中和作用的。从性格上来说,马化腾是偏温和的。


这种性格决定了马化腾好静不好动,不太喜欢混迹江湖的感觉。


话说IT行业L姓老大前往深圳,希望能见马化腾一面,L与马化腾虽然不曾相识,但他们有共同的朋友求伯君,当时腾讯还不象今天这样如日中天,L当时在行业的知名度和号召力也在马化腾之上,按理,对于L的求见,马化腾当是求之不得,不过,马化腾却婉拒了。不要以为马化腾只是客气,因为在此之后,L第二次求见,还是被婉拒,马化腾给出的理由不痛不痒,两人并不熟悉,见面没有什么好谈的。


这个故事虽然仅仅在小圈子里流传,但确有其事。马化腾本人也是一个商业气息远重于江湖气的人,甚至可以说,马化腾是一个淡漠自己江湖名声的人。


马化腾其实也在江湖里出没过,在Internet普及之前,众多技术爱好者曾经组成了cfido这个江湖,在这个江湖中曾经涌现过丁磊、求伯君、雷军等人(关于cfido出了哪些人,我写过一个帖子,有兴趣的可以到www.laobingqun.com查阅下),马化腾也是这个江湖中的一员。


不过,马化腾在Cfido结交的网友们也少有人能预料到马化腾有今日之成就。马化腾当年在cfido的时候做深圳惠多的信管,他用5台PC和4条电话线搭建的ponysoft是深圳地区最受欢迎的BBS,站长pony 马也由此名声大噪,不少网友在享受ponysoft的优质服务后都想见一见站长马化腾,不过,每次聚会上,作为当然主角的马化腾却每次都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不爱说话,一个劲的低头喝他的可乐,只有当其他站友提出要与之合影的时候,他才会主动和他人说上几句。笔者曾问过多位马化腾在cfido时代混迹的网友,竟然没有一个能讲述出当时马化腾给他们留下的深刻印象的段子。由此可见马化腾之闷。


在深圳,更多的人认为,后来做到全国RC的深圳cfido的另一位重要推动者李宗桦更能成功,李宗桦的签名是:喝最烈的酒、飚最快的车、交最真诚的朋友、泡最难泡的MM。他所到之处,都是欢声一片,是个有明星气质的大哥级人物。今天李宗桦黑白两道通吃,也很风光。不过,远离江湖的马化腾同样很成功,或者说更成功。


对于腾讯和马化腾初期的成功,还有一个人需要提及,那就是夜猫,夜猫是腾讯早起在江湖上暴得大名的重要推手之一,对腾讯初期的用户快速增长和知名度提升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夜猫后来离开了腾讯,腾讯的江湖气也由此弱了不少,不过,这与腾讯后期的华丽转身暗合。


与其他的互联网大佬相比,马化腾就是一个另类,他基本不上什么杂志的封面,更不论上什么娱乐节目或者自己亲自做主持了;有关他的个人采访基本没有,关于他的故事更多停留在坊间,更多是据说和断言,很少能得到确认的;他和他领导的公司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引领行业潮流发展的新趋势、新动作和新产品,腾讯本身在产品创新层面其实有很多的建树,但由于不对外宣扬,因此,被扣上抄袭大王的称号,有趣的是,马化腾和腾讯却丝毫不以此为耻。


即便是成名之后,马化腾也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即便接受采访,也更多是因为公司行为,诸如最开始的QQ与美国ICQ的关系,之后的域名风波和换标,再后来是QQ换标……上市之后因为公司股价的需要,马化腾的暴光度高了一些,但更多是例行公事而已,缺乏真正的主动的出位性的言论和举动。


马化腾与中文IT写作社区斗牛士之争也曾经被认为是一场双败的举动,斗牛士的逻辑是,既然在最开始发出过支持和声援马化腾的声音,腾讯在做大后怎么能甩手不干呢,拒付所谓的公关费呢?不过,马化腾的逻辑则更显得强硬,既然斗牛士卖给了猫扑,而猫扑有可能成为腾讯的潜在竞争伙伴,那么,为什么要合作下去呢?很显然,在马化腾的字典里,江湖道义并不是最大的局。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马化腾并不在江湖中,他直接过问和统领着让所有人羡慕的一个用户群和他自己的自由王国,你可以抱怨、羡慕或者妒忌他,但这确是事实。


一个远离江湖的人,是有资格低调的。


广而告之:我在创作和梳理《互联网史话》,其中马化腾和腾讯是必须浓彩重墨的一笔,在我看来,低调的马化腾其实是内心最高调的,他比马云、张朝阳其实有更强烈的成为自己所在领地国王的愿望和梦想。有愿意和我和一众从业老兵讨论腾讯和马化腾的,我在老兵群论坛www.laobingqun.com恭候着您的指正和述说。

星期日, 08月 24th, 2008 未分类 6条评论

张静君 总是为别人好

1  张静君给丁磊提供办公室,借他们电脑,直接拉跟网线让网易连上主干网,她没想这么多,只是觉得这样对年轻人好,对广州电信好,对中国互联网好。


2   张静君把163.net以5000万的价格卖掉,为的是给日益长大的163免费邮局找到一个好东家,她很舍不得,但没有办法,163.net越来越大,21CN又兵临城下,她不卖难道让163.net烂在手里?这样对飞华,对Carboy等老员工,对中国互联网的旗帜163.net都不好,所以卖了,大家都好,但就是张静君不好,她从局长的位置被拿下,而罪名是莫须有,真是荒唐。


3  张静君在做商脉通,给中小企业提供一套简单易学的网站自建系统;她在很努力的为中国中小企业上网做一件好事,她的思路很好,想法也很好,她的半辈子都在为中国互联网好,这样的人,真好。


4   我很佩服张静君,她其实应该为太太去做静心的广告,她用她的执着告诉我该怎么倾听内心的声音,该怎样去做对社会和行业都好的事情,在这个面前,其实个人的得失不重要。


5   我在张静君办公室呆了一下午,我陪着张静君一起回忆那些走过的岁月,我好几次为张的委屈和无奈而低头含泪,我怕抬起头会让我眼眶里的感动忍不住而流淌出来。我进而坚定了把《互联网史话》写成一本信史的决心,我觉得,这本书是为行业好,为社会好,就算再辛苦,再奔波,比起张静君那些大事件前的艰辛、无奈、冤枉和委屈,我这算得什么啊。


6  张静君要搞一个全国性的论剑活动,我希望能做的实战一些,做出价值,做成系列,做成影响;请中国互联网最牛的实战派高手,诸如周鸿一、雷军都请过来,让他们给大家讲那些他们的招数和方法,晚上我和张静君、fishman一起吃饭,fishman提议由张静君牵头做华南互联网的英雄大会。不管搞哪个,张静君都希望和我一起来做,我很荣幸,我觉得这是个好事情,是好事情就应该去做,我会全力去做,也希望群友监督。


7   谢谢张静君给我一下午时间,特别是她关于丁磊和王先先的描述很真实、很细致,真实和细致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落笔,这个极大丰富了书的内容。张静君说,我做的是一件好事,她用她的行动给我支持。


8   张静君就是这样,她总是为别人好,这样的人,即便那些本该记得她的人不曾记得她的好,还是有很多人会记得。


9   我曾经被某牛人教育,我之所以无成,是因为太感性,不够狠,不够绝情,我认为牛人指点的对,但我觉得,我更喜欢和认同张静君的逻辑,做为自己内心认可而又为别人好的事情,这样最好。


10  再次谢谢张静君,中国互联网最值得尊敬的大姐,让我们一起向她问好。大姐,您好。


广而告之:我正在写《互联网史话》,并发起互联网老兵群www.laobingqun.com,如果你有什么好故事或好线索可以到老兵群论坛来找我,我们一起来写就一本可以流传的《互联网史话》。

星期三, 08月 20th, 2008 未分类 1条评论

深圳互联网人物志4:德讯投资合伙人王远

 


1  1998年下半年,还在深圳万用网的王远陪黄丹的继任者周红浪去广州拜访丁磊,那时的丁磊很意气风发,周红浪又自恃自己深圳电信的嫡系出身,两个人话不投机,当场相互争论起来;一边是朋友,一边是上司,王远夹在其中,有些尴尬,左右不是,最后不欢而散,王远一时有了去意。


2  不久之后,王远接到已经去盛润负责起盘的黄丹的电话,王远对黄丹拉他有些惊讶,因为最开始自己被深圳数据局局长许文艳派去万用网做总工,很大程度上担负起监督合作方黄丹的使命;他没想到,黄丹会向他这个内部间谍发出邀请,王远权衡了下,觉得以自己执着的个性,继续呆在深圳万用网意义不大,回到局里更没有价值,不如去当时正在冉冉升起的盛润。


3  王远1992年上海交通大学通信工程专业毕业分配到深圳电信工作,王远说他最开始报的是计算机,因为眼睛不好,转到通信工程专业,通信工程专业也就是Double E,是最容易申请留学生奖金的专业。王远这一届出了很多人,其中和王远最近的是蓝点的创始人之一的廖生苗,公认的unix天才,廖生苗离开蓝点之后,王远又推荐他进了腾讯。


4  万用网是深圳电信与钱远光等人合资的一个做ISP公司,深圳电信最开始是想派曾李青去,曾李青提出的条件是要王远一起去,王远也不明白为什么曾李青从一开始就看好他,他当时的哲学里还没有讨价还价的法则,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最后的阴差阳错的是曾李青没有去万用网,而王远却去做了深圳万用网的总工。


5  王远是深圳互联网的活跃分子,就任万用网的总工后,王远认为要把互联网这种新生事物搞好,首先要选择热爱互联网的人。所以他决定从最早的那批网友里延揽万用网的骨干,后来在深圳IT业界成为知名人物的黄次南、文哲、廖生苗、潘勇红、黄晓艺、邹小旻、唐忠等都是深圳最早的一批网友,他们先后都进入了万用网担任骨干。后来蓝点的2个创始人邓煜和康哲也是王远直接推荐进盛润的。


6  王远在盛润呆到2000年,20029月去的腾讯,这其中的两年里,王远在中国移动下的卓望公司里做先后担任销售总监和商务拓展总监;卓望是王晓初用来推动整个中国移动无线数据增值业务的重要棋子,核心使命是为中国移动搭建移动梦网的业务支撑平台。在卓望的两年里,王远目睹了中国整个无线产业的奇迹般的崛起,并深入研究了日韩的无线数据业务,这是王远和韩国业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其中故事,容下回分解。


7  腾讯是无线业务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最初的时候腾讯曾经占据了整个移动体系无线业务的75%(曾李青语),腾讯实现盈利也是靠无线翻的身;之后腾讯的相对比例虽然在下降,但绝对比例依然是个很曼妙的成长曲线,在卓望工作,使得王远有机会从运营商的角度了解到腾讯的无线业务发展潜力,对腾讯这家创业元老一多半都认识、在身边一步步长大的公司有很强的向往。


8  20029月,在华强北后的一家餐厅,马化腾、张志东、曾李青一起请王远喝中午茶,说是喝中午茶,其实是进腾讯前最后的面试,王远印象很深刻的是马化腾特别问起他对腾讯做游戏业务的看法,王远当时的回答是:网络游戏可以做,但应该不是腾讯最优先级的业务。做过两年无线业务的王远憋着一股劲儿,觉得已经比较成功的腾讯的无线业务其实还大有做头。


9   王远是以曾李青的首席运营官助理的身份进入腾讯的,他的第一个相对实际的岗位是游戏事业部的总经理兼上海分公司总经理,负责引进韩国游戏《凯旋》,《凯旋》虽然没有取得和腾讯江湖地位相称的成功,但让腾讯多了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和产业支柱。王远力主腾讯上游戏的故事也足够精彩,我会在游戏人物志系列里或其他博文里另讲。


10  王远后来组建了腾讯的战略发展部,他主导了腾讯韩国进行研究和学习,产生出Qzone这样的核心业务。他专门请了朝鲜族背景的人加入腾讯的日韩研究小组,他在腾讯期间曾7次去过韩国,或者拿游戏,或者参加展览,或者谈合作;由于韩国的互联网企业基本都集中在首尔,因此,他对首尔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中国的很多大城市。小光有次戏称韩国领事馆应该对王远拒签,至少也要跟踪,因为这个人整个就一产业间谍来着。


11王远是从做无线开始研究韩国的,后来扩展到网络游戏、互联网体验消费、搜索、电子商务,支付渠道等价值链的各个环节。在腾讯内部,乃至在整个互联网业界,王远都是公认的哈韩强人,腾讯内部美国研究小组的海归有次专门找到王远,跟王远说美国互联网也值得学习和研究,王远一乐,我也不光研究韩国啊。美国无疑是全球互联网发展的心脏,但是在具体的业务形态上,亚洲国家却展示出相当不同的地域特点,在中国做泛网络业务必须要结合中国人的具体特点,这里面韩国做了最好的示范。王远认为中国的互联网是美国和韩国的合集,在搜索、网络广告、电子商务这些领域要多学习美国,而无线增值业务、网络游戏以及其他体验类消费服务要重点向韩国学习。


12 QQ秀这个项目就是王远韩国学习的成果,最开始这个项目一提出就被马化腾给否了,曾李青让王远看一下这个项目,王远就辅导项目负责人许良重新做调查和分析,最后写了一个长达80多页、逻辑缜密的PPT,重新提交,重新开会,会开到一半多的时候,张志东打断了许良的发言,说这是个好项目啊,应该马上做,会议结束时,这个项目获得了马化腾在内所有领导的一致通过,到现在,QQ秀已经成为腾讯最赚钱的项目之一。在这之前,腾讯内部提出新业务都很随意,当然也会很容易被否定掉。QQ秀不但成功地扭转了发起之初的不利局面,更重要的是,它为产品经理做了一个示范。曾李青很高兴,给许良发了一个特别奖金,同时要求今后公司所有新业务的发起人必须提交一份规范的商业建议,才能提交给上级审批。


13  王远认为他在腾讯的四年多时间,是他迄今为止职业生涯中最有收获的岁月,他用了受益终生、永远不能抹去这样的字眼,在大部分时间里,他辅助曾李青进行腾讯的业务管理,设计并主持产品总监们恨恨地称之为月经会的腾讯月度经营汇报会,有机会观察到腾讯内部的业务运营生态,深入思考腾讯独特的企业文化和性格特点。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在一家高速成长的公司里工作更能提升自己职业水平的了。


14  王远现在是曾李青创立的德讯投资公司的合伙人。细数王远的职业生涯,6年的电信运营商、5年互联网,2年无线互联网、1年网络游戏,真是丰富。深圳乃至全国互联网的每一拨浪潮他都赶上了,而且都是最顶尖的公司:他在深圳电信的时候,深圳电信是全国最领先的电信公司,他服务的深圳万用网也是国内最早实现盈利的ISP,他在的卓望是移动中的移动、做无线的应该都知道卓望吧;至于腾讯,是公认在体验消费模式上做的最早、最成功、最领先的公司。这样的人,转去做投资,是再合情合理不过了,这样的人,如果他投你,不全是钱的因素,还有他的经验,他的人脉以及他对行业的研究和分析。


15  王远自嘲他是个在价值链上盘旋的人。从盛润到卓望,再到腾讯,他追随过不同堪称优秀的人物,回顾这些历史,他认为互联网产业中真正的浪底真金还是马化腾、曾李青他们这样无所保留、彻底信奉“互联网教”的人,而他接下来的核心任务就是寻找这样的人并投资他们。


15  王远的故事还刚刚开讲,我希望在无线、网络游戏两个人物志中分别再采访他,听他讲有关的行业故事、分享他的行业体验。


 


注:黄次南(曾任A8联席COO)、文哲(上海环迅总经理)、潘勇红(上海环迅深圳分公司经理)、唐忠(曾任A8副总裁)、邹小旻(腾讯北京分公司总经理)、黄晓艺(国美电子电子商务部总经理)


广而告之:应《深圳商报》首席记者徐明天老师的邀请,我会在《深圳商报》上撰写一个两到三个版的专题——深圳互联网城市记忆。我希望在这个专题中追忆当年深圳互联网匹马领先的盛况,讨论为什么中期落后,以及当下腾讯、迅雷以及一系列新兴企业所等形成的新格局。为此,我将连续写一系列的人物志,为这个专题的梳理和创作做准备。本人物志系列和即将在《深圳商报》刊载的专题也会有部分内容进入《互联网史话》中,更多的或想就这个话题和我讨论的,请关注我在老兵群www.laobingqun.com主持的版块和我的博客专栏。

星期四, 08月 7th, 2008 未分类 4条评论

曾李青口述腾讯成长史1:创业之初

1  1999年,深圳电信与赛格、特发联合投资的龙脉公司走到了尽头,作为龙脉市场部经理曾李青遭遇了人生的最低谷,他思前想后,决定去找深圳电信局的局长许文艳,他想请许局帮他出主意,是回局里好,还是就此离开电信局下海,曾李青的困惑是回局里发展前途不大,离开又有些不舍得。许文艳帮曾李青拿定主意,以向单位交钱的方式停薪留职下海吧,许还向曾李青推荐了去找马化腾
2   曾李青在此之前也认识马化腾。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桥梁——当时深圳电脑协会的会长丁阿姨。丁阿姨和许文艳关系很好,经常要深圳电信出人出场地出钱出资源支持他们搞活动,许文艳经常把曾李青派去。丁阿姨的丈夫和马化腾的父亲是同事,同为盐田港的高管,丁阿姨的女儿也是马化腾、张志东从中学到大学的同学,其中马化腾与丁的女儿属于青梅竹马的那种,大家经常开他们的玩笑,他们也很正经的相处了很长时间;丁阿姨的儿子大学一毕业后也加入腾讯,是腾讯的创业元老,12个个人股东之一;因此,马化腾和张志东也经常被丁阿姨拉来抓壮丁。所以,几个人关系很熟悉。
3  曾李青记得他们三个人第一次就公司成立的事情见面是他在深圳电信的那间小办公室里,他们简单的分了下工,马负责战略和产品,张志东负责技术,曾负责市场。曾李青现在的做投资的德讯公司办公室也在深圳电信对面,公司名叫dencent,和tencent只差一个字,当我和曾一起出电梯指着德讯公司的英文dencent是什么的意思的时候,曾李青笑言是有德之人居之。
4  腾讯是5个创始股东,马化腾、张志东、曾李青、许晨晔、陈一舟(原名陈惠龙,后改名叫陈一丹,这位大哥有趣,改了两回名字)不过,最开始是马化腾、张志东、曾李青3个全职。他们5个人凑了50万,其中马化腾出了23.75万,占了47.5%的股份,张志东出了10万块,占20%,曾李青出了6.25万,占了12.5%的股份,其他两个人各出5万,各占10%。经过几次稀释,最后他们上市所持有的股份只有当初的1/4多的的样子;
5  曾李青负责运营,当时腾讯的运营其实是接活性质,到处找活,然后大家挽着袖子干活拿钱;曾李青否认了腾讯给盐田港接系统集成业务的说法,他的印象中没有。
6  QQ的由来是个巧合,最开始马化腾觉得这个东西可能能用在传呼上,之前马化腾在润讯也有类似的技术积累,张志东也觉得做这个东西不难,因此也觉得可以做。但当时公司没有足够的利润和现金来支撑这样一个项目,因此做运营的曾李青想到向电信要钱,曾李青利用他原来的关系去游说深圳电信,说服深圳电信出60万做个IM项目,这就是QQ 的由来。
7  QQ开发出来了后,曾李青又去找深圳之窗,说服他们给做推广,同时出服务器和带宽来给QQ,这样,基本是无中生有,腾讯就开始运做QQ这个项目 。
8   QQ起的很快,完全超出现有的几个创始人的预期,看着QQ起的这么好,几个创始人就开始有想法了,不想卖给深圳电信了,但不知道怎么回深圳电信。有一天,马化腾和张志东找到曾李青,问他能不能不卖,曾李青说没问题啊,过两天,深圳电信果然说不要QQ了,腾讯自己留着玩吧。
9   曾李青是这样和深圳电信说的,这个项目发展的不错,但前期费用远远不够,算下来要200万才够。曾李青深知电信的规矩,说了60万,那就是60万,多一分钱都没可能,不可能为一家公司改预算的。曾很轻松的就把这个事情办成了。
10  QQ就这样从养子过继到门下,为了养这个饭量很大,成长很快的儿子,马化腾决定按比例扩充股份,把公司的总盘子从50万变成100万。曾李青在电信局收入不高,第一次入股的时候已经倾囊所有了,于是曾李青去找刘晓松借钱。刘晓松也是丁阿姨在电脑协会的壮丁之一,当时的刘晓松在做一家系统集成公司,很有钱,当曾李青说他会在什么时候还的时候,刘晓松大手一挥,还什么还啊,曾李青那瞬间觉得刘晓松是大老板来着。
11 刘晓松后来帮助腾讯引入IDG的投资,自己也是腾讯的12人股东之一,现在是A8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也是曾李青德讯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他也是腾讯这个成长神话的直接受益者之一。

即便是重新凑了50万,对于用户快速增长,对服务器和带宽要求很高的QQ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腾讯必须想办法去拿钱,这个事情也落在曾李青的头上,更多的故事请关注我在老兵群WWW.laobingqun.com的文章。

星期三, 08月 6th, 2008 未分类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