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互联网史话—林军

linjun1024.blog.techweb.com.cn

归档 - 04月, 2010

追忆王江民老师

1、 收到王江民老师因心脏病辞世的消息,相当突然,很是恍然,十分愕然,万分怅然,百感交集。

 
2 、我最后一次见到王江民老师,是在2008年年底金山的软件英雄重相会的活动上,作为主持人的我是这样介绍王江民的,他38岁开始学电脑,45岁开始创业,拖着残疾之躯,成为中关村最为人仰慕的软件英雄。会后一起餐述,我给王老师敬酒,他端起半杯橙汁,一饮而尽。之后送别和他握手,那双比常人的大手,依旧那么有力。这个时候的王江民,身体很是硬朗,想不到的是……。
 

3 、我还和他约定,等我写完《沸腾十五年》和中国互联网历史的后续作品,我会就中国通用软件产业的兴衰沉浮这个主题来拜访王江民。我当时的判断是,经过这么多的沉浮的王江民,只要他愿意讲,故事会超级的精彩。这个人,曾经以学科技标兵参加过1978年年底的全国科学大会,这个人,曾经以一己之力翘动了杀毒软件这个市场,这个人,曾经以他的言行激励过无数到中关村的淘金者。在很长时间内,我们都被教育,你看看王江民,你应该比他强,可人家王老师,那可是中关村的首富之一啊。这样的一个人,该有多少故事啊。但遗憾的是,这些故事将随王老师一同远去。真是杯具!!

 
4 、我已经记不得第一次见到王江民是何时何日,或是1997年或是1998年。这不是我健忘,这是因为,在见到王江民之前,无数朋友和我讲述过王江民的故事,他的乐善好施,他的宽以待人,他的种种义举,以及他和KV系列用户之间的真诚故事都被广泛传诵。

 
5 、KV系列很长时间是中关村的硬通货之一,在那几年,王江民总是把几十上百套KV系列当成礼物送给朋友。一同事到中关村出差,王江民去看他,看其住的宾馆不上档次,一下子给了100套KV,让他到黄庄口的连邦店直接换掉,那同事去换后立马傻掉,当时的KV,经销商从江民那里拿货至少80元一套,也就是说,王江民一出手就是8000大洋,那还是90年代中期。还有一位朋友结婚,王江民来喝酒,大手一挥,从他那件至少有10个口袋的皮衣服里掏出100套KV来。全场哗然。

 
6 、 王江民不仅对媒体好,对同行也好。鲍岳桥、简晶和王建华从希望出来,找王江民借钱,三个人谁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王江民主动问他们是不是要借钱,三人无比释然。若干年后,鲍岳桥和我讲起这段往事,言语中还是充满了对王老师的感激。之后,鲍岳桥三人做联众,熬到1999年春节,三人弹尽粮绝,想来想去,还是找王老师借了20万,四个人(当时还请了个程序员)每人分了5万。

 
     1999年春节过后,联众迅速以1000万的价格卖给了中公网。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金山遭遇盘古之败,整个北京金山处于相当困顿的局面里,求伯君和雷军之间也曾经有过分家的念头,王江民知道后,就找两人吃饭,说:你们两不能分,离开了谁,金山都不可能成功。

 
7  、王江民是个好人,也是个英雄。对于英雄,断然不是用成败来断定的,我心目中的英雄,就是以个人的渺小去做难以做到的事情,就是知其难,依旧排除万难一往无前用光明正大的方式去挑战强敌的人。英者,光明磊落而无所畏惧的人,雄者,有雄心的人,符合这两者当为英雄。以此定义,王江民当是英雄。在王江民之前,杀毒软件虽然是个产业,但并不是一个允许所有符合条件的有识之士参与的产业,或者说,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市场,王江民几乎是一己之力启动这个市场的人(说几乎,那就是王江民的第二任妻子高宁对此也有重要推动),这样的人,他不是英雄,谁是英雄?

 
8  、身处杀毒软件这个相对险恶的江湖里,王江民这位跟大数学家华罗庚、诗人拜伦一样腿有微疾的的软件英雄,经历了诸如分家、盗版、经销商压榨、同行打压、对手非议、媒体攻击等等生存危机。不过,这些接踵而来的致命打击都没有击跨王江民,反而在这些打压之下,王江民在很长时间内是越挫越强。记得《知识经济》刚创办的时候,我和刘韧一起去找王江民,请他对我们多支持,王江民请我们两吃饭,酒过三巡,我们和王江民一起讨论他曾经遇到的那些坎坷,王老师那天很坦诚,说到动情处,双眼泛着泪花,但很是坚强的扭过头后才让泪水留出。此时的王江民充满柔情。

 

9、 本周四,4月8日上午8点半,王江民追悼会将在北京八宝山举行,我所知道的是求伯君、鲍岳桥这些第一代程序员应该都会去,毛建伟、邱东这些软件渠道的老人也应该会去,远在美国的王江民的儿子也应能赶回来。
 

10 、只是不知瑞星的王莘和曾经瑞星的刘旭会不会出现在王江民的灵堂上送别老对手王江民,这三个人在过去20年里缠斗不断,如今,王江民已经逝去,他们两能否在王江民的灵前相逢一笑泯恩仇。我想,至少王老师会这么期待的。
 
 


星期二, 04月 6th, 2010 未分类 1条评论